str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客户服务 >

三和大神住网吧不挪窝 不在现实里跟人说话
* 来源 :http://www.lavisant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6-02 01:35

  2017年夏,故事硬核(号ID:thecorestory)作者杜强在三和实地体验一个多月,睡廉价床铺,玩通宵游戏,打小时零工,小腿被臭虫叮咬至流脓,终于融入了他们。

  在长文报道《废物俱乐部,三和红姐和她的男客们》中,他从“三和”红姐出发,延展出红姐身边的人物关系,对三和大神群景进行了刻画——他们是当今最“废”、最“”的年轻人,放弃了家庭、生计和一切社会关系,沉溺在网络游戏当中,游离于现实生活之外。

  三和附近人来人往,行走其中,一个人正常的反应是觉得厌恶,各种叫人的怪事都发生在这里:出租屋抬出一个人来,盖着白布送上救护车,啸叫着拉到不知道什么地方;打工者跟中介,疯了似的敲击人力市场的玻璃,动脉割破,鲜血洒了一地,起因只是工钱短了两块;一个自称“正三和大神”的家伙每逢挨饿,便四处找人打架,声称饿红了眼容易干坏事,只有痛痛快快打一架才能排遣。

  就在城中村东面,一个人称“皮裤哥”的打工者,悄没声地饿晕过去,舒舒展展地摆成一个大字,下巴磕在水泥地上,骨头都快碎了。之所以十几天不吃饭,据他说是因为没有遇见解囊的好心人,旁人问为什么不去翻宝箱(垃圾箱),他恶狠狠瞪一眼,“关你什么事?”

  连续上网打游戏不挪窝,有人了三个月。由于三和有不打听姓名的潜规则,一律“屌毛”相称,所以只知道那“屌毛”从工厂出来,饥渴地钻进网吧,昼夜砍服,等到钱财耗尽、行李被网吧老板扔出门,他已经头发打结、浑身酸臭,走在大街上如大厦崩塌。为了在网吧多赖上一天,我见过不止一个人卖身份证、卖血、卖捡来的一片枕头,偷盗、抢劫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  至于三和大神的数目,有人说几千,有人说两万,人群进进出出,即使有人想要统计也只会束手无策。但城中村80多栋六七层的民房,二层往上都住满人,10平米的房间摆着 6架双层铁床,公园、街角、网吧还有想象不到的角落也塞满了人。

  我想知道三和大神如何一步步落到这般田地,只不过,他们愿意跟你聊一切事情——坂田和沙尾哪里更划算,怎么把一坨大便扔到主管脑袋上,特朗普的头发究竟是不是真的——但从来不愿意聊自己。我低价将身份证转卖给一个打工者,追在身后攀谈,他猛地转过身,作出的眼神,“你别跟着我!我不在现实里跟人说话。”

  “你知不知道红姐?”我换了一种方式接近他们,打工者立刻变得兴致勃勃,“知道啊,死了。”“太老了,没搞头。”“别说知道,我还搞过,给了30块钱,你别说,心肠真挺好。”

  据他们讲,三和大神的鼻祖、传说中的红姐现在很难见到,年轻的时候,红姐还叫阿红,后来年龄大了出来站街,她像侠女一样从人力市场走过,后面呼啦啦跟着几百人。红姐人好,不挑客,不少钟,真没见过这么仗义的人,不像老王,既是工头又是鸡头,带大神去打工,赚了钱回来再介绍个小姐一条龙榨干,只五分钟就赶你出来,太黑了。

  早年三和附近有不少站街女,2014年围了老巷子,站街女跑光了,只剩下红姐。成千上万的打工者太久没见过女性,眼睛都绿了,感觉红姐特别靓丽。可不知从哪天起,红姐也不见了。有人说,红姐赚够钱上了岸,嫁了家,还买了海景房,跟三和的垃圾们永别了。也有人像石头大哥那样,以为红姐得了艾滋,叫当年跟她好过的赶紧去查查。

  前两年有好事者将红姐的照片贴在了网上,她一下子成了名人,有人问她在三和怎么才能做鸭子,有人问她几号生日,要订制蛋糕送给她,也有的只是哇一声,感慨原来真的有红姐。据红姐说,年初的时候,上海的一个富二代订了、高跟鞋、999朵玫瑰送给她,打算带她像情侣一样去旅游。富二代来时开着虎,也许是真人让他大失所望,勉强吃过西餐,他塞给红姐300块钱便离开了。

  奇奇怪怪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好像全世界压抑的男人都知道了遥远的三和有快活的生活,知道了有位红姐,这让她有点不知所措。天津的一位高管慕名找来,许诺给她一整栋楼居住,还发来800元红包,问红姐是否能满足他激烈的性需求;某公司的小领导每次喝醉了酒就想起红姐,“老姐,你咋不来啊?”又说压力大,自己打打杀杀,好好的生意有人要跟他抢。

  更多的人只是渴望过上自在、流浪般的生活,他们问红姐,三和怎么去?三和是否真如传言的那样迷人?